????1

????在一个天气有些灰暗的星期日,身穿全套军F、将自己镶金的军刀挂在腰际的约瑟夫来到了圣史蒂芬主教座堂。

????圣史蒂芬主教座堂之中,矗立着各式各样华丽的巴洛克风格神龛,而高耸的雕梁则是连结着天花板,支撑着整座大教堂。

????教堂的最前方的高耸落地窗是由亮丽而庄严,描绘着《旧约圣经》之中的故事的玻璃艺术所构成的。

????而在前方的祭坛之上,除了两侧的圣母与圣史蒂芬的雕像以外,祭坛的正中央摆着彷佛俯视着地面的耶稣受难像。

????将绒mao外套提在手中的约瑟夫,在算准了人们结束周日礼拜离开的时机之後,接着走进了圣史蒂芬主教座堂。

????此时的劳德尔侯爵正在祭坛的最前方站着,约瑟夫在确认其他人都离开了,只剩下劳德尔侯爵与J位牧师之後,马上就来到祭坛最前方的一个位子坐下。

????身穿笨重黑se法袍的劳德尔侯爵正在收拾祭仪用品,不过就在他转身的时候,他注意到了坐在最前排座位之上的约瑟夫。

????「这不正是费约尔姆骑士团的约瑟夫团长吗,能够让团长在这个神圣的日子亲自光临此处,真是让我备感荣幸。」劳德尔侯爵笑着说道:「不知约瑟夫团长特地来到此地,有没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?」

????「如果一定要说的话,今天我来到圣史蒂芬主教座堂,是为了要针对J天前发生的事情,来向您赔罪的。」约瑟夫微笑着站了起来:「关於我属下的见习骑士冒犯您属下的教会骑士,我首先在此向您道歉。」

????劳德尔侯爵在这个时候抬起了手:「你这样太客气了,约瑟夫团长,其实见习骑士大多都没有见过世面,偶尔还是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」

????「当然了,不过考虑到这样实在有些失礼,毕竟侯爵殿下可说是我的人生中的长辈,所以还是决定特此来向您传达歉意。」约瑟夫接着说道:「至於我属下的见习骑士,我以後会多加管教的。」

????劳德尔侯爵稍稍的挥了一下手:「这种事情就请别太过计较了,毕竟两方的人马会发生冲突,我也有一部分的责任。」

????「侯爵殿下所言甚是,因此希望能容许我来特地小小的向侯爵殿下抱怨一下,教会骑士的一些行为。」约瑟夫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:「毕竟教会骑士就算要追捕偷走圣餐的窃贼,也应该在追捕到位之後,J付给费约尔姆骑士团才对吧?」

????劳德尔侯爵并未开口,约瑟夫於是接着说道:「虽然自从就任以来,我对於这种事情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是想要对追捕到的窃贼动用S刑,似乎真的有些太过份了吧?」

????是因为讲得太多,所以采到痛脚了吗…不过关於教会骑士的不对之处,我应该有权指出…约瑟夫看劳德尔侯爵并没有开口回应,而是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,於是便决定稍稍试探对方。

????「那麽今天我就失礼了,毕竟神圣的日子里面这样向侯爵殿下抱怨,实在是我的不对。」约瑟夫稍稍的点了一下头:「那麽如果侯爵殿下不介意的话,我要先行离开,回到我的岗位上了。」

????但是就在约瑟夫准备穿起外套的时候,劳德尔侯爵用冰冷的声音说道:「你刚才抱怨那麽多,你以为你算谁呀?你企图与公主殿下攀亲带故,扰乱社会秩序的wuhui行为,我都没有跟你计较,你竟然敢跟我说教?」

????「我是不晓得自己与史蒂芬妮公主殿下J往究竟哪里错了,毕竟我们之间是你情我愿的,而且我也没有想要对史蒂芬妮公主殿下不利。」约瑟夫稍微耸了一下肩膀:「还是说主教大人纯粹就只是眼红我的状况,想要抹黑我呢?」

????不过就在这个时候,无数身穿全套军F、顶着黑se斗篷,并且拿着军刀的教会骑士同时出现,然後接着包围约瑟夫。

????「反正你这样的人只要一辈子当骑士就好,本来只是骑士的人妄想成为驸马,就会变成一个社会的恶例。」劳德尔侯爵转过了身:「教会的存在,不仅是为了净化大众的心灵,也是为了协助国家机器导正一些错误。」

????「我是不晓得自己犯了什麽样的错啦,但是如果导正错误的方式,是由武力来达成的话,那麽我也是有自己的立场的。」约瑟夫缓缓地拿出了军刀:「毕竟当武力成为唯一的g0u通方式的时候,就别怪我只能在此充当武夫了。」

????约瑟夫拿出了军刀之後,用军刀的刀锋指向了那些教会骑士,但是面对约瑟夫威吓x的举动,那些教会骑士仍然朝约瑟夫进b。

????「劳德尔侯爵殿下,在这种地方起冲突,对我们不会有任何好处。」约瑟夫用冷酷的声音说道:「请您制止这样的行为吧,我虽然在立场上与您不完全相同,但是我好歹也是尊敬国家教会的教徒。」

????岂料劳德尔侯爵却露出一抹冷笑,并且接着说道:「今天你没有带着自己的下属来,是你自己的失策,当然就只能算你自己倒楣了。」

????不过就在这个时候,约瑟夫却轻巧的重新甩了一甩手中的军刀,并且接着反握军刀,让军刀的刀锋绽放出银se的光芒。

????下一瞬间,约瑟夫的军刀突然被烈焰所缠绕,约瑟夫则冷冷地说道:「既然都已经到了这种程度,我最起M也是有自卫的权利─虽然很对不起上帝与圣母,但是如果你们还要进b的话,就别怪我无情烧掉这座圣殿。」

????「谁管你那麽多呀,反正你说要烧掉这座教堂,也只是说说而已!」其中一个教会骑士开口大骂:「别顾忌那麽多,我们直接狠狠地修理他!」

????所有其他的教会骑士接着举起军刀冲向约瑟夫,但是约瑟夫却反手用军刀使出一道斩击,并且接着击退最前方的J个教会骑士。

????轰──

????猛烈的火舌伴随着约瑟夫的斩击,在军刀挥动的范围内形成了屏障,而约瑟夫也接着再次甩动手中的军刀,并且露出冷酷的眼神。

????「我已经说过了,如果你们执意与我刀刃相向的话,我不仅不介意烧掉这座圣堂,自然也不会介意制造J具屍t。」约瑟夫用平淡的语气说道如果你们在此退下的话,我或许还可以考虑,不要追究今天发生的事情。」

????虽然前方的J个教会骑士都露出被吓到的表情,然而後方的J个教会骑士还是举起军刀,并且在这个同时接着冲向约瑟夫。

????「苍华烈焰剑(l?vateinn)!」约瑟夫在这个时候转动了手中的军刀,并且在反手握住了军刀之後,接着用军刀的刀锋刺向地面。

????刷──

????一道鲜红的火舌如同飞龙一般,迅速的窜向了那些教会骑士,而首当其冲的教会骑士也因为遭到灼伤,而痛得在地上打滚。

????「呜啊啊──!」J个因为被灼伤而正在打滚的教会骑士发出了惨叫声,此时约瑟夫踏出了自己的脚步,但是其他的教会骑士已经不敢阻拦约瑟夫了。

????「赶快带这些教会骑士去治疗吧,如果及早治疗的话,应该还是能够治好这些灼伤的。」约瑟夫冷酷地说道:「那麽就请让我先行离开吧,劳德尔侯爵殿下─我很遗憾我们无法好好对话,而是爆发了这种没有意义的冲突。」

????这个可恶的武夫…光是这一次你顶撞我,我就一定要让你吃不完兜着走…当约瑟夫跨出脚步离开圣堂的时候,劳德尔侯爵也用力的握拳。

????2

????在皇家维也纳兵营的训练场之上,身穿全套军F的希格蒙德与尤斯婷妮都拿着军刀,并且正在进行军刀战斗练习。

????「呀啊啊啊──!」尤斯婷妮如此大喊的时候,也接着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军刀,朝希格蒙德使出一道由上往下的斩击。

????锵──

????希格蒙德举起了手中的军刀之後,轻而易举的挡住了尤斯婷妮使出的斩击,不过尤斯婷妮还是在往後退了一步之後,接着再次冲向希格蒙德。

????只见希格蒙德也在这个时候举起军刀挡住攻击,并且在尤斯婷妮接连又挥动军刀的时候,也接连挡住尤斯婷妮的攻击。

????铿──

????就在尤斯婷妮第三次的斩击的时候,尤斯婷妮因为没有料到希格蒙德反击,而导致尤斯婷妮因为重心不稳往後一退。

????接下来,希格蒙德迅速的架起了自己的军刀,并且接着由左上朝右下的方向,朝尤斯婷妮使出一道重斩击。

????擦──

????尤斯婷妮因为无法完全挡住攻击而导致军刀被架开,甚至还接着跌坐在地面上,希格蒙德则是在这个时候缓缓走到尤斯婷妮的面前。

????「今天你表现的不错,但是你下次要注意一下,在使出斩击的时候,不可以将身t的重心偏移。」希格蒙德笑着伸出了自己的手:「待会先休息一下,毕竟要换鲁道夫与优里进行打斗练习了。」

????「我知道了,我下次会注意的。」尤斯婷妮这麽回答的时候,她的脸庞也被稍稍的染红,不过希格蒙德却像是注意到什麽事情一样,突然抬起头望向远处。

????就在这个时候,身穿全套军F的卡尔来到了两人面前,希格蒙德与尤斯婷妮在注意到之後,也接连向卡尔行军礼。

????「我刚好有些事情要找你们,可以帮我找一下鲁道夫与优里吗?」卡尔劈头就对两人说道:「今天有一些重要的事情,要将骑士团的骑士阶级g部集合起来。」

????*

????在霍夫堡皇g0ng的副总督办公室,是一个看起来风格较为朴素,只是放着J座骑士铠甲,并且天花板使用古朴吊灯的办公室。

????此时身穿全套西装的卡尔斯堡公,正坐在办公桌後方的办公椅上,坐在沙发上的则是身穿全套军F的约瑟夫与身穿礼F的奥格丝塔。

????虽然身穿全套军F入内的卡尔、希格蒙德、尤斯婷妮、鲁道夫与百合缓缓打开了办公室的门,但是真正让人意外的是,此时身穿全套军F的利奥波德正站在奥格丝塔坐着的沙发的後方。

????卡尔只是默默的站到了一旁,鲁道夫等人连忙向利奥波德行军礼,不过利奥波德只是稍稍的抬起了手,示意众人恢复仪态。

????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…鲁道夫露出了疑H的表情,而稍稍与另外三个人J换了眼神,另外J个人也都只是耸了一下肩膀。

????「今天我来到此地,是为了代替父皇来针对一件事情进行调查。」利奥波德稍稍抬起了手:「听说劳德尔侯爵前去柏林告御状,说约瑟夫团长恐吓他,要将圣史蒂芬主教座堂烧掉。」

????但「是我记得那次的事情,不是因为劳德尔侯爵殿下的那些教会骑士,想要袭击约瑟夫吗?」奥格丝塔接着说:「道不过因为约瑟夫的说法无法被采信,再加上劳德尔侯爵声称他有证人,所以就一口咬定约瑟夫恐吓他。」

????奥格丝塔将手搭在约瑟夫的手上,约瑟夫才缓缓开口:「葛林男爵殿下与史坦那子爵殿下声称他们前往礼拜的时候,目睹我单方面恐吓劳德尔侯爵殿下。」

????利奥波德拿出了一叠文件:「目前劳德尔侯爵一口咬定约瑟夫团长对教会不敬,还出言恐吓与侮辱他,然而约瑟夫团长也主张自己被劳德尔侯爵属下的教会骑士袭击,因此目前两方的主张陷入了僵持。」

????众人并没有开口,利奥波德於是接着说道:「在这次的案件中,由於双方在主张上陷入僵持,因此陛下最终决定采用决斗审判(trial??by??bat)的方式,来裁定究竟是谁对谁错。」

????「怎麽可能…我们的国家已经足足有超过五十年的时间,没有使用决斗审判的方式了呀。」希格蒙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:「而且所谓的决斗审判,不是属於已经无法采定证词的时候,才会使用的终极手段吗?」

????所谓的决斗审判,乃是来自中世纪日耳曼法律系统之中,当法庭两造的证词与主张陷入僵持的时候,所使用的最终即裁定方式。

????决斗审判的裁定方式,可说是十分单纯的─在一场单一武装决斗之中,两造各自派遣一个人代表自己(或是由自己上场),并且获胜者将会成为胜诉的一方。

????後来在新罗马帝国时期,决斗审判虽然曾经因为被认定是野蛮的裁定方式,而一度陷於萧条之中,但是却在文艺复兴时期兴盛。

????只是随着後来到了启蒙运动时期乃至後来新罗马帝国覆灭,甚至到了现在的这个时候,因为决斗审判被认定是最终极的裁定方式,因此其实并不能算是十分常见的裁定方式。

????不过总觉得最後会变成决斗审判这样的裁定方式,应该多少与利奥波德王子殿下介入此事有关…虽然利奥波德用淡然的语气宣告裁定的方式,不过希格蒙德还是不由自主产生这样的想法。

????毕竟在希格蒙德的印象中,作为王子的斐迪南与利奥波德虽然都各自具备总督身分,但是相较於奥格丝塔与史蒂芬妮,斐迪南与利奥波德都是属於会在特定的情况下,涉入国家机器运作的人。

????尤其这种宗教的事情,是由利奥波德来宣告裁定方式,而没有让莱茵河教区的人士过来,更是使希格蒙德产生如此的联想。

????「目前在约瑟夫团长与劳德尔侯爵殿下同意的情况下,我们决定使用决斗审判的方式,才针对这次的事件进行裁定。」卡尔斯堡公缓缓开口:「劳德尔侯爵方面,将会推出史坦那子爵殿下进行决斗审判。」

????「居然找史坦那子爵殿下…这样子的话,也未免太卑鄙了吧?」尤斯婷妮露出惊愕的表情:「虽然听说劳德尔侯爵殿下与史坦那子爵殿下有一定的J情,但是史坦那子爵不仅是退役魔导骑士,还是原.第三魔导军团的军官呀!」

????「这就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,而且考虑到必须避嫌的话,我、斐迪南皇兄与史蒂芬妮皇M都不能代表约瑟夫团长。」利奥波德说道:「而考虑到卡尔督军的年纪,能够代表约瑟夫团长的,只有在场的各位了。」

????百合与尤斯婷妮都互相望了一下,卡尔说道:「这种事情见习骑士是无法参与的,因为能够参与的只有正规骑士─那样子的话,就是鲁道夫或希格蒙德上场,要不就是约瑟夫团长亲自上场。」

????约瑟夫站了起来:「因为劳德尔侯爵殿下并没有亲自上场,在一方没有亲自上场的情况下,并不会允许另外一方亲自上场─而且被控诉的一方,是无法代表自己上场的。」

????「对欸,都忘记这样的规定了,要不然其实让约瑟夫团长亲自上场的话,就可以解决问题了。」鲁道夫稍稍的叹了一口气:「但是希格蒙德的手臂,似乎也才刚复原没有多久而已,不太能够进行激烈的打斗…」

????鲁道夫话说到这边,才发现一个问题─假如作为见习骑士的百合与尤斯婷妮不能进行审判决斗,而希格蒙德因为伤口刚痊癒而无法打斗的话,再加上卡尔督军的年纪也已经不适合打斗,那麽就只剩下自己可以出战了。

????「没有错的,鲁道夫,这件事情就只能J给你了。」希格蒙德在这个时候,轻轻地拍了一下鲁道夫的肩膀:「现在我们只能仰赖你了,毕竟约瑟夫团长的命运,已经在你的手中了。」

????卡尔与约瑟夫在这个时候稍稍耸了一下肩膀,奥格丝塔与利奥波德则是尽可能掩饰各自有些担忧的神情,百合与尤斯婷妮则是露出了有些同情鲁道夫的表情。

????看来我在真的熬出头之前,都必须要专门应付这种事情吗…鲁道夫知道自己不可能拒绝其他J个人的请求,而稍稍按住了自己的额头。